搜索
玉田生活网 玉田论坛 精彩网文 魔灵谷16_魔灵
查看: 267|回复: 0
go

魔灵谷16_魔灵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3 20:05 |显示全部帖子
十六回   摩崖顶
  灵儿一夜未归。急坏了她的祖母。不安的抱怨着彩连道:“汝可看清了灵儿是坐着头狮子走的?汝怎能让她跟个狮子出去,若被那狮子吃了如何是好?”“婆母,灵儿掉到河里弄了一身的水,跑到吾家里来换衣裳。灵儿说她是归灵子投胎,要去找人家讨个说法,吾如何能拦得住。况那狮子唬死人了,却驮了她去。莫不是灵儿,真的就是个神仙下凡呢。”
  灵儿的祖母听了彩连的话,安静了下来,说道:“是了,她知汝拦不住她,才去找汝传话的。她这是要吾的这条老命呢。”灵儿的祖母捶胸顿足的着急着哭着。
  灵儿的父亲也不知如何是好。一家人干着急,只能等灵儿自己回来。
  此时的灵儿,在虚芜山摩崖顶与三哥相逢。在饭堂里听三哥讲着大伯父和二哥的事情。
  三哥琦讲:“吾们在一次战斗中,被秦军包围。吾胳臂受了重伤,后背,臀部也被兵戈刺伤。父亲拼死带着吾突围,二哥为了保护吾和父亲,不幸战死。父亲杀红了眼,硬带着吾杀出了秦军的重重包围,跨上了一匹战马。父亲的后背、腿上中了数十发弓箭。突围后,吾们躲在了一个山洞里。父亲的伤势甚重,血流不止。带着射在背上的那些弓箭就去了。父亲咽气的时候抓住吾的手说:“汝要活下来,回家。”琦讲到这里嚎啕起来。
  正是:
  边雁洒血酹,归途勇无畏。
  岑丘祭死别,锁悲志刚毅。
  怀揣严慈嘱,肩担家书贵。
  向生纳残躯,苟活使亲慰。
  琦在山洞外埋葬了他的父亲,泣血祭拜,锁悲返乡。北斗星给他指明了方向。他一路向南向家的方向走着。不知走了多少天?一日他在山崖上攀爬着,因臂伤太重,已无力抓住任何东西,脚底下一滑掉下了悬崖。坠落的时候,眼前浮现出二哥漪赴死的悲壮。二哥为了掩护父亲和他突围,已身中数发弓箭。却拼死抵抗。战死沙场。父亲架着受伤的他,跨上了一匹战马。弓箭从后面如雨般射来。父亲后背、腿上中了几十处弓箭。??????
  琦闭上了眼睛,冥想着坠崖了就要见到父亲了。头碰撞了桃树昏了过去。后来被一个白衣人救下。
  灵儿流着泪听着三哥讲述着。她痛惜大伯父和二哥的不幸离世。伤心的痛哭着。
”吓得个三藏与伯钦一行人,望空礼拜
  琦那里知道他是从摩崖顶上摔下来的,崖下是厾木丹的桃林。桃林里的桃树老妖,又岂能见死不救。那老妖伸出胳臂接住了落下来的琦。琦的头部碰在了老妖的臂膀上昏了过去。桃树老妖将琦挂在了桃树枝上。
  琦只知道是白衣人救了他,却不知桃树老妖的存在。
  那老者的女儿叫李巧儿。巧儿擦着眼泪,说:“汝俩莫要哭了,多吃些饭才好。琦哥哥胳臂上的伤,还没有好起来,这样哭下去,饭也不吃,胳臂上的伤如何能好?”
  灵儿听了李巧儿的话,停止了哭声说:“三哥汝多吃些饭,把伤养好,吾们好回家去。”
  琦擦掉眼泪,忍着悲伤吃起面来。灵儿低下头吃着碗里的面,眼泪嘀嗒着落进了碗里。
  都说人的心善良,那是触动了最柔软的地方。
  灵儿对母亲的早逝已经没有了印象。祖母曾哀叹她母亲去世的早,她还劝祖母说:“吾和祖母在一起不觉着思念母亲。”可三哥受伤的样子让她心疼。大伯父和二哥的去世,让她心生悲伤。她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小时候,大伯父坐在案牍前教书。坐在大伯父对面的二哥,总是会在书案前第一个写好竹签。二哥从小就聪明。
  琦吃完饭后,灵儿便跟着三哥离开了饭堂,去了三哥的住处。
  三哥的屋子离着饭堂不远,屋里摆着一张木床。一张条几。几子上放了一些草药和包扎的布袋。
  灵儿坐在几前的条櫈上,看着草药问道:“三
记录:小散成长之路
哥,这是汝吃的的草药吧?吾一会帮汝把药熬了。”“汝不知在哪里熬。李老伯让巧儿帮吾熬药。”“那李老伯的家人都在山上吧?”
  琦摇摇头说:“莫有知道。”
  那老者一家三口在摩崖顶看林子。那饭堂是那老者给厾木丹做饭的地方。厾木丹很少来到这里。几天前因兴起,陪着赵家村的东家和肖乐,从虚芜山的南门来到了摩崖顶看桃树,不想竟救了王琦。
  灵儿道:“三哥,汝知道那白衣人是何人?”“何人?”“她是吾师傅厾木丹。”
  琦不明所以,疑惑着看着妹妹。灵儿便把自己的前世,归灵子的事说给他听。
  “吾是厾木丹的徒儿,十三年前叫归灵子,在魔轮滩执行任务时,被烈轮所伤。死后,师傅让吾投生王家,吾便投生在汝二叔的家里,成了莫灵姑。”“啊!”
  琦听
调整继续,热点全无!
到灵儿的话张大了嘴巴,惊奇不已。
  兄妹俩说话间,那老者的女儿过来取药,进屋说:“琦哥哥,吾来取药。”“巧儿妹妹,又要劳烦汝了!”“莫事。”
  巧儿走到条几前拿起一包草药,向灵儿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灵儿对着巧儿的后背赶忙问道:“巧姐,吾帮汝忙吧?”“噢。”巧儿回过头来噢了一声。
  灵儿便起身走出屋门,跟了巧儿去。
  琦被厾木丹救下后,在昏迷中被厾木丹带回了虚芜山的南门。因伤势严重,昨天下午被从赵家村回来的厾木丹带到了寿山。经过刮骨疗伤,伤臂有了起色。昨晚又被厾木丹带到了摩崖顶。吃了李老伯女儿熬的草药,今伤臂已经不疼了。
  灵儿跟着巧儿去了饭堂后面的灶间,巧儿将草药泡到瓦罐里对灵儿说:“先把草药泡上半个时辰,熬出来的汤汁才好呢。”
  巧儿娴熟的泡上了草药,又拿起了木架上的一把铲刀说:“吾们下午饭炖白菜吃吧。”便走
  到灶间外面的菜地里,挖出了一颗大白菜,抱了过来。
  灵儿站在灶间的门外对她说:“好大的白菜呢。”“这里的土质好,白菜,萝卜的个头长的大。”
  巧儿把白菜外边的帮子剥掉,说:“吾把白菜洗了。”
  巧儿走进了灶间,用盆里的水冲洗着白菜。
  灵儿跟进来说:“巧儿姐汝真能干。”
  巧儿笑了说:“比不得妹妹,妹妹在外面见识的多。”“吾只会织渔网,帮吾祖母开荒。”“妹妹汝多大了?”“吾十三岁了。”又问道:“巧儿姐,汝呢?”“吾比汝大几岁,今年十六岁了。”
  巧儿洗好了白菜又把白菜放在砧板上切了。蹲下身来生起了灶火,熬起了草药。不一会草药的味道弥漫着灶间。巧儿娴熟的用筷子搅动着汤锅里的药说:“熬半个时辰就好。”
  巧儿熬好了药,将药倒进了碗里端起来对灵儿说:“走吧,给哥哥送药去。”“诺。”
  琦吃了巧儿端来的药,抬抬伤臂说:“白衣人带吾去寿山取来的药,真神药也。胳臂上的伤不疼了,肿也消了。”琦活动了几下伤臂。
  灵儿又眼泪汪汪的。巧儿笑着对灵儿道:“哥哥的伤臂不疼就不遭罪了,汝莫要哭呢。”“巧儿姐,吾明朝给吾三哥换了药就家去趟。回去给吾祖母报个信。吾三哥在这里,麻烦汝照顾着。”“莫说麻烦。”
  琦对灵儿说:“妹妹吾已大好了,吾们一块回家去。”“三哥汝还没吃完药呢,吃完药才好回去。”“带着药回家吃吧。”“使不得,路上要行走几天,莫要耽误了治疗。”
  琦听妹妹如此说,低下头不吭声了。
  巧儿听他兄妹俩商量走的事,心里有些不舍。低下头来看着几子上的草药包发愣。她数着草药包一、二、三、四、五。心里想着琦还能吃五天的药,还能在山上住五天呢。
  巧儿四岁跟着父亲来到了摩崖顶,就没有走出过大山。琦的到来,让他
那老妖出得门来,厉声高叫道:“那个是孙行者?”这行者脚躧着虎怪的皮囊,手执着如意的铁棒,答道:“你孙外公在此,送出我师父来!”那怪仔细观看,见行者身躯鄙猥,面容羸瘦,不满四尺,笑道:“可怜!可怜!我只道是怎么样扳翻不倒的好汉,原来是这般一个骷髅的病鬼!”行者笑道:“你这个儿子,忒没眼色!你外公虽是小小的,你若肯照头打一叉柄,就长三尺
接触到了外界的人。灵儿的到来让她封闭的世界有了新意。她想靠近他们说会话,她想留下他们多住些天。又无从说起。便拿起了药碗默默的离开了。
  灵儿见巧儿走出屋门,赶忙在后面说:“巧姐,汝回去了。”“嗯。”
  第二天早饭后,灵儿去三哥的屋子里给三哥换药,三哥胳臂上偌大的伤口已经结痂了。灵儿轻轻的上着药说道:“三哥汝忍着些,一会就好。”“妹妹吾的伤已大好了,不疼了。吾们一块走吧,路上也好做个伴呢。”
  灵儿看到三哥的伤确实已无大碍。给三哥包扎好伤臂说:“好吧,吾们一块回家,把草药带回家里吃。”“好。”
  琦将伤臂的袍袖放下来,立起身来说:“吾身上穿的衣服是李老伯的。我的衣服沾满血迹,巧儿拿去洗了。妹妹汝帮吾去取回来吧。”“好呢。”
  灵儿去饭堂找巧儿取衣服,饭堂里没人,她又去了后面灶间里。巧儿正在灶间打扫卫生。
  灵儿对她说:“巧姐,吾来取吾三哥的衣裳。吾给三哥换过药了,吾三哥的伤已无大碍。吾们就商量着一块回家,在路上也好做个伴呢。”
  巧儿停下手里的活计擦了擦手,说:“吾昨晚做了个梦,梦见汝们今天都要回去呢。吾给汝取衣服去。”
  巧儿带着灵儿穿过菜地,顺着一条小路拐了个弯,走到了桃树掩映下的一排屋子前。鸵鸟扑棱着翅膀跑了过来。灵儿站住了脚步高兴的说:“大鸟汝还认的吾。”
  巧儿指着一排屋子其中的一间说:“鸵鸟就住在那间屋子里。吾住在鸵鸟旁边的屋子里呢。”“巧儿姐,吾好羡慕汝呢。”
  巧儿笑了。自去屋子里取琦的衣服。
  鸵鸟扑棱着翅膀围着灵儿转了几圈。
  灵儿说道:“大鸟,吾以前是归灵子,现在是莫灵姑,汝还认的吾。”
  那大鸟站直了身子,头颈伸直了,鸟眼盯着灵儿看了又看。
  巧儿取出琦的衣服说:“妹妹让鸵鸟带着吾俩给哥哥送衣服去吧。”“嗯。”
  那鸵鸟听话的趴在地上。巧儿轻轻地坐在鸵鸟背上,灵儿挨着巧儿坐了上去。鸵鸟扑棱着翅膀驮着她俩到了琦的屋门前停了下来。
  琦从屋子里走出来说:“鸵鸟把汝俩送过来了。”
  灵儿从鸵鸟背上下来高兴的嗯了一声。
  “吾给哥哥送了衣服来。”巧儿从鸵鸟背上下来说。
  琦接过了巧儿叠好的衣服说:“谢巧儿妹妹。”“莫要谢。”
  琦走进屋里关上屋门,换上了他自己的衣服。不一会就开了门出来。灵儿见三哥穿着带有血污的破袍子,袍子上布满兵戈箭击刺破的窟窿。心里隐隐作痛。脱口道:“三哥汝这样怎好回去,岂不是让祖母更加伤心。”
  巧儿说:“哥哥还是穿方才换下来的衣服吧。”“巧儿妹妹吾回去了,那衣服如何还汝?”“莫要汝还。”
  琦叹了一声说:“吾去换了来。”
  琦换了衣服出来对巧儿说:“巧儿妹妹,吾就要和吾妹妹回家去了。多谢汝们的照顾。”
  拱手向巧儿深施一礼。
  “莫要汝谢。”巧儿向琦行了万福。
  灵儿走进屋里,拿着那几包草药出来说:“巧姐,吾把草药带回去让吾三哥吃。”“好呢。”
  琦对灵儿说:“妹妹,吾们去向李老伯告辞吧。”“嗯。”
  她们一行三人向饭堂走去,那通人性的大
雷军直播带货首秀不到2小时,支付金额破亿元,现场金句不断
鸟跟在她们后面。
      ”平儿忙赶过来替他擦了,亲自去端水。鸳鸯道:“阿弥陀佛!这是个报应。就业创业难?为了你的饭碗,国家再发福利。”上有五个大字,乃是敕建宝林寺。”刘姥姥方住了声。鸳鸯道:“如今我说骨牌副儿,从老太太起,顺领说下去,至刘姥姥止。比如我说一副儿,将这三张牌拆开,先说头一张,次说第二张,再说第三张,说完了,合成这一副儿的名字。无论诗词歌赋,成语俗话,比上一句,都要叶韵。错了的罚一杯。分享一个机构股票跟踪心得。顺周期化工有色研讨会议纪要。

玉田生活网 http://www.gobuyout.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