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玉田生活网 玉田论坛 情感文学 尝以耕玉田情感文学大学诗词程(中)
查看: 233|回复: 0
go

尝以耕玉田情感文学大学诗词程(中)

Rank: 9

贴图大师勋章 答疑专家勋章 最佳原创勋章 最具人气勋章 先进版主勋章 先进个人勋章 灌水标兵勋章 社区之星勋章 推广英雄勋章 在线英雄勋章

发表于 2020-7-25 06:24 |显示全部帖子
渔洋诗法,自然不止于此,但初学者如能领会上举诸作的关窍所在,下笔自然有法度。当然,真正的好诗▲,是要以胸襟、识力、学问为基础的。我本人即在学诗八年后◆,始能写出较令自己满意的七绝之作。  “诚知开辟久,遘此云雷屯◆。送者问鼎大,存者要高官。抢攘互间谍,孰辨枭与鸾。千马无返辔,万车无还辕。情感文学城空鼠雀死,人去豺狼喧●。南资竭吴越◆,西费失河源◆。因令左藏库,摧毁惟空垣●。  五言律诗,一般讲究的是对现实世界、自然世界、内心世界的表现,在五言诗当中,往往诗人是融入到情景之中◁,如王维的“落日山水好◆,漾舟信归风。■”、“涧芳袭人衣,山月映石壁。”、“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日暮沙漠陲,战声烟尘里▷。◆”都侧重于这样一种近乎客观的观照,而七言律诗则更强调诗人内心世界的表达。在七言诗中,往往有一些词★,表示出诗人对于现实世界▷、自然世界和内心世界的评论。如上文所举加着重号的这些词…。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评论,才凸现出诗人强烈的主观感受△。在五言律诗里,你所读到的是一个世界中的人□,而七言律诗当中,你总能感到有一个超越三界以外的评论者=。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鲜明的诗人主观情绪的烙印,也才有了七律的筋骨思理●。  抽自襄汾县瑞丰购物有限公司第二分公司销售的标称生产企业为广东百果林食品有限公司购进日期为2019年8月1日的红杏干•,经陕西华研检测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检验,二氧化硫残留量项目不符合GB 2760-2014《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要求,检验结论为不合格。  [2]中的研究◇,古体诗的格律是以“拈二”为原则的=。所谓“拈二”,是指每句的第二字要尽量依照粘对规则。但其粘对,不仅仅包括平仄■,也包括声音的轻重清浊,而声音的轻重清浊,主要是与声母相关▪。惟自近体平仄律确立以后,五音之说▷,渐坠微茫,后世作者即故意用不入律的句子或失粘对等方式来营织古体诗,已非古体诗本来面目了。一般说来,自近体诗的形式确立以后,古体诗就通过以下三种方式来与近体诗相区别▼: ① 每句的后三字-,即俗称三字脚者,故意与近体诗的三字脚不同,其主要有平平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仄四种格式; ② 故意在该粘的地方不粘,该对的地方不对; ③ 可以用仄声韵,也可以转韵…。可以押仄声韵和转韵,是古体诗的一大特色。近体诗只能押平声韵而且必须一韵到底,古体诗就不需要这样讲究。但古体诗也不能允许平声字与仄声字通押,又转韵也非全然自由,与诗的章法有密切关系。一般是在一层新的意思开始时转韵。一层意思里如有小的层次,也可以转韵。一个韵可以用于几个小的层次◇,有时也可跨越一个大的层次。常见转韵古体诗,在承=、转、结时换韵。又一般五言古体不换韵□,而七言大多换韵◁。  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遂令东山客,不得顾采薇■。既至君门远,孰云吾道非。江淮度寒食,京洛缝春衣。置酒临长道,同心与我违。行当浮桂棹,未几拂荆扉。远树带行客•,孤村当落晖。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稀。  [3]兹举杜甫《北征》及李商隐《行次西郊作一百韵》为例,以见五言长篇法度。北 征  此首第一句-“玉露凋伤枫树林”兴起第三联,而“巫山巫峡气萧森”则兴起第二联◆。章法上顶针回环•,前人谓之接项格。从内容上说,前四句是就眼前景领起,第五六两句即蜀地景忆中原故园往事,结句以蜀地寒衣催刀尺、暮砧急捣托喻比兴,更加衬托出归心之迫切。  五言律诗要求精简△,总希望追求空◇、虚的境界,但七言律诗则要平实许多。往往五言律诗中所不需要的成分或者说必须被省略的成分■,七言律诗中都要写出来,不仅写出来,而且是要被强调的对象□:  下面主要谈谈七言绝句的作法。七言绝句以唐之太白、龙标最佳◇,一方面是靠他们的天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有大唐充分自由的社会人文环境作基础。后世应以清代王士禛及龚自珍最称合作▼。但渔洋以风神情味胜,定庵则以思力绝伦、茂郁清深见胜。渔洋诗有法度▽,学之易有所得,定庵诗箫狂剑怨,词句也极其漂亮,容易打动人▽,但如无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学之必流于浮滑=。清末南社诸公,颇学此体,但终不能传诵▽,即是此理。因此这堂课所选的例子,皆是渔洋《精华录》中的作品。  坡陀望鄜畤,岩谷互出没•。我行已水滨,我仆犹木末。鸱鸟鸣黄桑,野鼠拱乱穴▪。  这首诗以第一句统领第二联,第二句统领第三联,与第一首接项格大致相似,但顺序上比较平妥☆,不像第一首那样顶针回环▲,名之双蹄格○。其实接项格也是一种双蹄格,只不过比双蹄格稍多了一点错综。  在五言律诗中,常常需要紧缩掉连词△、副词。而在七言律诗里,这些连词、副词本身就是诗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第十章 七言古诗的作法我们这堂课所讲的七言古诗,是对七古和歌行的统称。古人所谓七言,并不是说全诗每一句都是七个字,而是只要诗中多数的句子是七言就可以了。如李白《蜀道难》既有“噫吁嚱”三言○,复有“危乎高哉”四言,“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五言,“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九言,但仍认为是七言歌行▲,而不认为是杂言诗。  绝句中五言短小,写出来如果词藻工丽▽,就会显得太纤弱。因此五言绝句下语须古拙有致,多采用问答体,或通首比兴,婉而多讽▷。如贾岛《寻隐者不遇》◁:  以上所论,亦仅就大体言之,要深入体味中国诗歌各种体裁的体性,只有两个途径=,第一是多诵读,第二是多练笔▷。  苏轼曾说:★“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书摩诘蓝田烟雨图》)就是指王维的这类作品而言。五绝易作,其诀窍即在三、四两句不直接写题旨,而渲染景致或托寓比兴•。五绝以古绝为正宗,近体五绝◇,终觉气格卑下◆。  “降及开元中☆,奸邪挠经纶■。晋公忌此事,多录边将勋○。因令猛毅辈=,杂牧升平民。中原遂多故,除授非至尊。或出幸臣辈•,或由帝戚恩=。中原困屠解,奴隶厌肥豚。皇子弃不乳,椒房抱羌浑□。  衔书且虚归,空入周与秦★。横绝历四海,所居未得邻▷。(一结)吾营紫河车,千载落风尘▽。药物秘海岳,采铅青溪滨。(二结)时登大楼山,举首望仙真。羽驾灭去影■,飙车绝回轮•。(三结)尚恐丹液迟,志愿不及申。徒霜镜中发•,羞彼鹤上人。(四结)桃李何处开…,此花非我春。惟应清都境▼,长与韩众亲。(点题)——李白《古风》  [1]我们这门课限于时间关系,只能讲五七言古诗的作法。有一种说法,认为古体诗就是古代的自由诗,没有任何格律可言。这种说法,我认为是不够严谨的。《文心雕龙·声律第三十三》云:“夫音律所始,本于人声者也。声含宫商,肇自血气,先王因之以制乐歌。故知器写人声…,声非学器者也。故言语者,文章神明,枢机吐纳,律吕唇吻而巳。古之教歌=,先揆以法。使疾呼中宫,徐呼中徴▪,夫商徴响高,宫羽声下,抗喉矫舌之差•,攒唇激齿之异,廉肉相准,皎然可分…。”可知即使在近体诗产生之前,古人对于声律就极为重视▼。惟古体诗的声律不如近体诗■,有明显的轨辙可寻耳•。由“夫商徴响高,宫羽声下,抗喉矫舌之差,攒唇激齿之异△,廉肉相准▲,皎然可分”一段论述,可知古人作诗,尽管还没有摸索出平仄的格律规则,但已经不仅注意声调的相配,也注意到唇舌鼻齿喉五个发声部位的协调。根据李珍华、傅璇琮二位先生在《〈河岳英灵集〉音律说探索》  明清以来的诗论家,对于七言古诗的划分有两种意见,一种是认为七古、七言歌行二者同体,可以互相替代,如胡应麟《诗薮》云○:◆“七言古诗,概曰歌行。”王士禛《古诗选》就径直分五言诗与七言诗歌行钞两部分。明清诗话评论中,将七古与七言歌行相互代称◇,其例更是不胜枚举。而另一种意见则认为,七古与歌行在体性上存在分别,这种分别而且甚大。李中华、李会二位先生曾著文论述过这个问题,略曰○:  73岁母亲离世的第二天,任强就在墓地装好了监控和电灯-。母亲的坟丘位于自家楼房后的玉米地里,他从家里牵了180m的电线连通到墓地,为夜间工作的监控供电供网。  4、笔试合格分数线(即考生笔试成绩可入闱面试的最低分数线):综合基础知识和应用文写作统一最低合格分数线。评卷结束后,根据考试情况分级分类划定笔试成绩最低合格分数线,凡考生笔试成绩低于所报岗位最低合格分数线的,不得确定为面试对象▷。  绝代有佳人,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关中昔丧乱,兄弟遭杀戮。官高何足论,不得收骨肉◆。世情恶衰歇,万事随转烛。夫婿轻薄儿◇,新人美如玉◆。合昏尚知时,鸳鸯不独宿。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侍俾卖珠回,牵萝补茅屋。摘花不插发◆,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绝句亦称截句,前人以为绝句是截律句中四句而成,后两句对仗,是截取律诗前四句;前两句对仗,是截取律诗后四句;皆对仗,是截取律诗中间四句;皆不对仗,是截取律诗的首尾。这种说法,是违背了历史事实的。绝句的产生,是在律诗之前。南朝陈徐陵《玉台新咏》收有古绝句四首,曰:  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势使之然●,由来非一朝-。(二结,议论点题)金张藉旧业,七叶珥汉貂。冯公岂不伟▪,白首不见招▲。(三结=,引事照应起兴之物)——左思《咏史》  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车辙•。青云动高兴,幽事亦可悦-。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或红如丹砂,或黑如点漆。雨露之所濡,甘苦齐结实●。缅思桃源内,益叹身世拙。  七言律诗可以说是中国诗歌最成熟的一种体裁,也是历代文人最喜欢的一种体裁…。其起承转合◆,也大多是首联第一句起,第二句承☆,颔联、颈联衬贴▪,尾联上句转,下句合▲。前人有把律诗分为六种章法  猗靡情欢爱,千载不相忘。倾城迷下蔡○,容好结中肠▪。(二结,即事议论)感激生忧思,谖草树兰芳●。膏沐为谁施,其雨怨朝阳。(三结•,转接)如何金石交,一旦更离伤▼。(议论点题)——阮籍《咏怀》  尔来又三岁,甘泽不及春。盗贼亭午起■,问谁多穷民。节使杀亭吏,捕之恐无因。咫尺不相见,旱久多黄尘。官健腰佩弓,自言为官巡。常恐值荒迥▷,此辈还射人。  ▼“巍巍政事堂▼,宰相厌八珍。敢问下执事▷,今谁掌其权。疮疽几十载●,不敢扶其根。国蹙赋更重◇,人稀役弥繁。近年牛医儿,城社更扳援◆。盲目把大旆,处此京西藩。乐祸忘怨敌,树党多狂狷。生为人所惮,死非人所怜。快刀断其头•,列若猪牛悬。  繁华有憔悴,堂上生荆杞▪。驱马舍之去☆,去上西山趾-。(二结•,照应一结,因桃李之零落-,联想到尘世的荣华之易凋)一身不自保,何况恋妻子。凝霜被野草,岁暮亦云已。(三结■,议论点题)——阮籍《咏怀》  分析以上诸作,并不是要同学们在写作时生搬硬套这种种的章法。只是希望这些分析能助于大家的阅读思考•。诗无定法,只要通篇浑成就是好诗★。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要想写好诗词,肚子里没有上千首古人的佳作,也肯定不行。  (五结,“降及”以下,字字沉痛,铺叙中杂以议论。晋公为李林甫。此结写安史之乱,肇由林甫。皇子弃不乳,指林甫谗杀太子瑛…、鄂王瑶、光王琚。椒房抱羌浑…,用安禄山事迹。禄山生日后三日□,玄宗召禄山入内,贵妃以锦绣绷缚禄山▷,令内人以彩舆舁之,玄宗就观,大悦,因赐贵妃三日洗儿金银钱。自是宫中皆呼禄山为禄儿,不禁出入。)  瘦妻面复光,痴女头自栉■。学母无不为,晓妆随手抹•。移时施朱铅◇,狼藉画眉阔。生还对童稚★,似欲忘饥渴◇。问事竞挽须■,谁能即嗔喝。  冯振《七言律髄》。见冯振《诗词作法举隅》,齐鲁书社1986年3月。[5]   “华侈矜递炫,豪俊相并吞。因失生惠养,渐见征求频。奚寇西北来,挥霍如天翻。是时正忘战,重兵多在边■。列城绕长河,平明插旗幡◁。但闻虏骑入■,不见汉兵屯•。  这首诗是作者写来答齐高帝的◇,其意是在说,山中隐逸生活之佳处,只能自己怡悦,与世俗之人是没有办法讲的◇。写得深婉多讽◆,极耐寻绎▪。  平生所娇儿,颜色白胜雪■。见耶背面啼□,垢腻脚不袜□。床前两小女,补绽才过膝◆。海图坼波涛,旧绣移曲折▽。天吴及紫凤,颠倒在裋褐○。  至于五古长篇-,则以老杜《北征》…、《自京至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为正宗。钟惺云▷:“当于潦倒淋漓◁、忽正忽反、若整若乱、时断时顾处得其篇法之妙▼。”   此法诗中必要有对偶(但不一定对仗)…,或一二句对,或三四句对,或在句中对。如第二首“一片败荷千点叶”-,第五首“灞桥两岸千条柳”、第七首“蜀舸吴船齐著力•”,第九首“残碑堕泪回文锦-”皆是句中对•。既用对偶,复有领起或总结,诗中胎息则一气奔腾直下矣。  此首前人称之为首尾互换格,以为△“回首”句统领以上六句▪。这种说法我认为也是牵强附会○,不足为训。“回首☆”句关联的是中间二联,并不包含首联。此诗第一联以身在瞿唐峡口▷,而心神飞越直至长安曲江胜地,“万里风烟”句意为:长安的秋色,也正如万里以外的夔州,是风烟弥漫○。中间二联写曲江胜景•,追思往昔,而转折以★“回首”二字,引出“秦中自古帝王州”,意为:秦中今日虽为吐蕃异族占领,但从古以来,它就是我中原帝王所有,终有一日,它会回到大唐天子的手中。此诗章法没有什么出奇,只是一般散文中会用“回首”统领中间二联■,而这里却是总结而已。  此首前四句纯是兴起★,而后四句始入抒情。前四句写景■,所写日日江楼坐于翠微、信宿渔人日日泛舟,清秋燕子天天飞翔…,皆以见内心之孤独●。而其孤独的原因=,则在后四句。前后两四句,意似断而实连,名之纤腰格▷。  “凤翔三百里△,兵马如黄巾。夜半军牒来,屯兵万五千•。乡里骇供亿▷,老少相扳牵。儿孙生未孩,弃之无惨颜。不复议所适,但欲死山间☆。  这首诗前六句借写蓬莱仙境喻指长安旧日盛况▪,以王母、老子比喻皇后、皇帝=。一卧沧江惊岁晚之句,则指明以上皆为梦境■,尝以耕玉田而以心中所思“几回青琐照朝班”作结●,所谓明知春梦无凭定,无聊还向梦中寻,才更觉诗境的沉郁◇。前人认为这是首联领起中间二联☆,然后中间二联互相照应◇,颔联上句照应颈联上句,颔联下句照应颈联下句,句中二联相续,故称之续腰格▽。我认为这首诗的章法特点不在于此,而在于前六句皆说一意,而第七句点明只是南柯一梦,笔法重大奇崛,这才是我们学这首诗所需要注意的地方。  此首第一◇、三、六句写夔府事,二、四、五句写京华事,尝以耕玉田思今忆往▪,章法故为错综,前人称之为交股格。其实这种错综是有内在的逻辑的,即第二联上句写今情,下句写往事,第三联上句写往事,下句写今情,总之=,在诗中要体现出今昔、虚实▼、人我的种种对比▽。  五言古风,一般篇幅较短者直赋其情,或比兴寄托,较长者则多叙事☆,叙事中穿插议论、抒情。但不论是短制还是长篇,均以高古雄浑为正格■,要有间气、有风骨▽。词句不妨质朴,亦不妨以文为诗,多加议论。至于气体幽灵,以风流蕴藉、托辞温厚见胜者▼,乃是五古变格。兹举二首如下:  五言律诗与七言律诗的差别,正是在于五言律诗追求的是丰神情韵,而七言律诗追求的是筋骨思理。在讲格律时我们曾经讲过,七言律句就是在五言律句的前面加上两个字,而其平仄与五言律句的前二字正好相反,这是单就格律而言。如果从内容上来说,七言律句并不是机械地由五言律句扩充而来▽。下面我们来看杜甫的一些典型的七言律诗▷,对于七言的基本句法=,也就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从形式上■。  忆昨狼狈初,事与古先别。奸臣竟菹醢,同恶随荡析。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桓桓陈将军▷,仗钺奋忠烈。微尔人尽非,于今国犹活●。  大抵七言绝句章法只在一、二句正说,三、四句转折,并不像律诗一样有明显的起承转合。短短四句▪,要做到婉曲回环,就往往以第三句为主,而以第四句承接之▽。亦有以第三句为辅翼,第四句转折者。绝句要诗绝意不绝,渔洋的处理方式就是结句大都宕开一笔,仅就情景加以渲染勾勒,绝不直接说出主题,而把联想的空间留给读者◆。即所谓神韵之法☆。  维时遭艰虞,朝野少暇日■。顾惭恩私被,诏许归蓬荜。拜辞诣阙下☆,怵惕久未出。虽乏谏诤姿,恐君有遗失■。君诚中兴主,经纬固密勿。东胡反未已,臣甫愤所切。  原来,古人作诗●,以四句为一意思的完结(绝),故单独四句的诗即谓之绝句。也正因为绝句是在律诗之前就产生了的-,所以绝句就分为两种,一种是符合近体诗格律的绝句,一种是不符合近体诗格律的古绝▷。我们说近体诗包括律诗与绝句,但严谨的说法是,包括律诗与一部分绝句。古绝属于绝句,但不属于近体诗,而应归入到古体诗的范畴。在龚自珍的《己亥杂诗》里,就有不少是古绝-。  凄凉大同殿■,寂寞白兽闼。都人望翠华,佳气向金阙★。园陵固有神▲,扫洒数不缺•。煌煌太宗业,树立甚宏达!  草木半舒坼,不类冰雪晨。又若夏苦热▼,燋卷无芳津。高田长檞枥,下田长荆榛。农具弃道旁,饥牛死空墩▲。  在资本市场当中■,还有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就是所谓的核心金融资产定价权和核心资产被收购的问题。这些都是事关我们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怎么样来引导和规范境外资金,促进国内市场的稳定,这给我们的监管能力带来新的挑战。  我听此言罢,冤愤如相焚△。昔闻举一会,群盗为之奔。又闻理与乱,在人不在天。我愿为此事,君前剖心肝。叩头出鲜血,滂沱污紫宸○。九重黯已隔,涕泗空沾唇。使典作尚书,厮养为将军。慎勿道此言,此言未忍闻▲。  唐李淑《诗苑》=,今佚…。此据元范德机《木天禁语》。见张健编著《元代诗法校考》▲,P14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9月[2]   阴风西北来,惨澹随回鹘。其王愿助顺,其俗善驰突。送兵五千人,驱马一万匹。此辈少为贵,四方服勇决◇。所用皆鹰腾,破敌过箭疾。  [1],有分为十三种章法[2],有分为五十一格[3],还有分为二十格者[4]。但我想任何一种划分方法都不可能穷尽诗法。事实上,诗法仅仅对于初学者是必要的,真正高明的诗人,最终是要达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这里,我们姑介绍《诗解》[5]一书的章法分析,以杜甫的《秋兴》八首为例▼,介绍一下七律的几种特殊章法。秋兴八首  “廷臣例獐怯,诸将如羸奔▼。为贼扫上阳,捉人送潼关。玉辇望南斗,未知何日旋□。  回首凤翔县,旌旗晚明灭▪。前登寒山重,屡得饮马窟。邠郊入地底,泾水中荡潏△。猛虎立我前,苍崖吼时裂。  这首诗前人谓之首尾相答格,也没有搔到痒处•。这首诗的章法是前四句写昆明池旧日练水军的盛状,第五、六句写昔日汉武帝练水军的昆明池▽,今则逐渐淤塞,惟馀菰米★、莲房这些水生植物一派狼藉。前四句写昔日,五◁、六句写今事,结尾二句关合自身,是说从蜀地到长安,关塞极天之高◁,惟飞鸟可渡,我只能作一渔翁,无所归依△。  以上所讲,仅就五古自身的体性而言▽,学者似亦不必太过牵合,总之依照自己的性情、爱好去写诗。到不了五古正格的风骨遒劲,那就学常建=、王维等人的清空窕窈。因为风骨、气象这些东西,靠的是胸襟、识力,必须要作者具有深厚的历史感才能写得出来的▽。  “大妇抱儿哭,小妇攀车轓★。生小太平年,不识夜闭门。少壮尽点行,疲老守空村。生分作死誓,挥泪连秋云▽。  依依过村落▽,十室无一存。存者皆面啼,无衣可迎宾。尝以耕玉田始若畏人问▲,及门还具陈:  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铭功会稽岭,骋望琅邪台。(一结●,以上皆以褒扬为主)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二结,此处诗意转折,暗含谴责)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徐市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三结,纯是讽刺)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议论点题)——李白《古风》  溪口水石浅○,泠泠明药丛☆。入溪双峰峻○,松栝疏幽风。垂岭枝袅袅…,翳泉花蒙蒙。夤缘霁人目,路尽心弥通。盘石横阳崖,前流殊未穷。回潭清云影▽,弥漫长天空。水边一神女,千岁为玉童。羽毛经汉代,殊翠逃秦宫□。目觌神已寓•,鹤飞言未终。祈君青云秘,愿谒黄仙翁。尝以耕玉田,龙鸣西顶中。金梯与天接,几日来相逢。  挥涕恋行在,道途犹恍惚。乾坤含疮痍,忧虞何时毕。靡靡逾阡陌,人烟眇萧瑟。所遇多被伤,呻吟更流血。  第九章五言古诗的作法古体诗是对近体诗产生以前的一切诗体的统称•,古体诗依其源流及与音乐的关系分,又可分为谣谚体、诗经体、骚体(或称楚辞体)□、古风(或称古诗)、乐府等▽。自字数而论,又可分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及杂言等。自风格内容论,又可分为诗,歌、行△、歌行、引、吟、谣、曲等-。  如果说五言律诗是最唐代的诗歌体裁,那么七言律诗就是最宋代的诗歌体裁。不过,文学史所谓的唐代宋代,并不与历史的真实年代完全重合□。这只不过大概言之☆,取其便于论述罢了▼。钱钟书曾这样说:  昆吾、渼陂都是长安有名的池沼。古人认为这首诗第一句起兴●,第二句是诗的主要描写对象。二、三两联均是写紫阁峰与渼陂。杜甫早年曾有《渼陂行》一首,写出了盛唐气象,末联就是说我从前曾写下那么好的诗句来歌颂大唐的盛世▪,而今昔对比□,只有白头低垂,苦苦吟望而已。这种首联上句以兴引起下句,以一事或一物一地为主,颔联、颈联言首联下句之意,尾联也关合首联第二句的手法,谓之单蹄格。  “如人当一身,有左无右边•。筋体半痿痹,肘腋生臊膻。列圣蒙此耻▪,含怀不能宣。谋臣拱手立,相戒无敢先◁。万国困杼轴,内库无金钱。健儿立霜雪…,腹歉衣裳单。馈饷多过时□,高估铜与铅○。山东望河北,爨烟犹相联。朝廷不暇给●,辛苦无半年=。行人搉行资☆,居者税屋椽•。中间遂作梗☆,狼籍用戈鋋○。临门送节制,以锡通天班◁。破者以族灭•,存者尚迁延。礼数异君父,羁糜如羌零□。直求输赤诚,所望大体全◁。  “右辅田畴薄,斯民常苦贫□。伊昔称乐土•,尝以耕玉田所赖牧伯仁。官清若冰玉,尝以耕玉田吏善如六亲。生儿不远征□,生女事四邻□。浊酒盈瓦缶,烂谷堆荆囷。健儿庇旁妇◆,衰翁舐童孙。  甫昔少年日•,早充观国宾◆。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自谓颇挺出,立登要路津■。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一结)此意竟萧条-,行歌非隐沦。骑驴三十载★,旅食京华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二结)主上顷见征,歘然欲求伸▼。青冥却垂翅•,蹭蹬无纵鳞。(三结)甚愧丈人厚○,甚知丈人真。每于百僚上,猥诵佳句新。窃效贡公喜-,难甘原宪贫。焉能心怏怏,祗是走踆踆。(四结)今欲东入海,即将西去秦▽。尚怜终南山,回首清渭滨◁。常拟报一饭,况怀辞大臣。(点题)白鸥没浩荡,万里谁能驯。(宕开一笔作结)杜甫《奉赠韦左丞二十二韵》  □“重赐竭中国,强兵临北边。控弦二十万□,长臂皆如猿。皇都三千里,来往同雕鸢。五里一换马▼,十里一开筵。指顾动白日,暖热回苍旻。公卿辱嘲叱▪,唾弃如粪丸。大朝会万方□,天子正临轩•。彩旗转初旭,玉座当祥烟。金障既特设,珠帘亦高褰■。捋须蹇不顾□,坐在御榻前。忤者死艰屦,附之升顶颠▷。  唐诗、宋诗,亦非仅朝代之别=,乃体格性分之殊。天下有两种人,斯分两种诗。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严仪卿首倡断代言诗,《沧浪诗话》即谓“本朝人尚理,唐人尚意兴•”云云。曰唐曰宋,特举大概而言△,为称谓之便。非曰唐诗必出唐人,宋诗必出宋人也。故唐之少陵、情感文学昌黎、香山、东野,实唐人之开宋调者;宋之柯山★、白石、九僧▷、四灵,则宋人之有唐音者▼。  边城苦鸣镝★,羽檄飞京都。虽非甲胄士,畴昔览穰苴。(二结)长啸激清风,志若无东吴。铅刀贵一割,梦想骋良图▽。(三结)左眄澄江湘▲,右盼定羌胡。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点题)——左思《咏史》  此二首…,皆咏古事起△,于咏事中穿插诗人的情感、议论,诗中赋陈-,亦苍古矫健,结句著以十字点题▼,如曲终划拨,戛然而止▽。  初六,初七▷,初八..★....上班的日子越来越近▪,再多请一天假●,也终归要离开家乡。年后的衡阳火车站广场▼,放目望去,最多的画面是依依不舍的别离,候车室内没有往日的吵闹,乘客们侧脸望向窗外,还在回忆着和家人团圆的温情△。尝以耕玉田情感文学大学诗词程(中)

玉田生活网 http://www.gobuyout.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